医患之间沟通远远比做手术更重要

 

三院孕妇死亡,谁都不希望发生!在此强烈抗议那些医闹!有理说理,有事说事,法治社会不要再闹不文明的事情。

看了病人家属对过程的描述(如果是真实的话)和医院最后的死亡结论以后,从医疗本身的角度来说,不是没有瑕疵的,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有些教训值得思考和借鉴:

我前一阵在急诊抢救一个消化道大出血的患者,生命垂危,容不得拖延,我是几乎是咆哮着跟他家属谈话,交待病情,不做手术肯定很快就是死啦,做手术也可能死在手术台上,怎么办?做还是不做你要尽快决定。仅仅十几分钟就谈完了,很强势,不容分说。但是把关键的问题交代清楚了,家属表示很理解很配合,说医生你尽力吧,出事我们也不怨你(术前告知的重要性!)。急诊手术进行胃大部切除,手术中分离穿透性的溃疡与肝十二指肠韧带的粘连十分困难,手术很顺利,我们50分钟就切下了胃成功止血。家属很感动。但是手术后出现了严重的胃瘫长期不能进食,后期再次出现残胃的新发巨大溃疡大出血,还甚至考虑胃泌素瘤要再次做手术。患者全家精神都快崩溃了。
 

我们普外科团队每个人都是技术过硬并且认真负责的。

患者出血,我们始终一直守护在患者身边,甚至一直忙碌到深夜,周末也不休息,直至患者病情平稳才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去。在关键的时刻,第一时间完善检查,告知患者病情进展,告知患者目前各种备选的治疗方案(而不是让患者危机时刻满医院找不到医生)。比如说胃瘫,我们会给家属画图,作比喻讲解清楚,患者的女儿女婿都是外企白领,我就让他们自己去百度一下,验证我的说法是不是正确。其实他们早就自己四处 打听了,说我说的跟他们打听的是一样的结果。所以胃瘫之后,患者家属并没有任何的怨言和不满,知道是胃大部切除手术之后一个很难处理的并发症。遇到这样的通情达理的家属,我就省心了很多(术后沟通的重要性)。
 

胃瘫之后,我们请消化内科放置了空肠营养管,进行肠内营养。肠内营养期间一度出现了高渗性脱水和高血糖。我们坚持寸步不离,随时与家属沟通治疗的进展,尽管家属很着急,看到我们这么尽心尽力快速控制了病情,也就没啥可说了。
 

后期因为残胃继发新生溃疡出血(一直使用着质子泵抑制剂),我们也是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去做了胃镜检查,判断出血可控,避免了仓促盲目开腹手术。与患者家属沟通的很到位,积极治疗,持续告知和安抚。家属尽管很痛苦,但是一直对我们的治疗及时得当沟通到位无可挑剔。中间也曾出现过几次过激的态度和过分的要求,都被我使用:“威慑”或“忽悠”手段搞定。能使用威慑手段,说明医生是在医疗技术上是有威信力的,让患者折服的,否则威慑不住人家。能忽悠患者,说明沟通的交情到位,家属和医生之间是有感情可以忽悠的。否则这两种手段是万万不可采用的。

患者术后恢复遇到麻烦,内心焦急,这时候主动联系著名医院会诊是个好办法,不要顾及面子,要设身处地为患者康复努力。我们为了排除胃泌素瘤,主动打听协和医院的老师联系采血化验,帮助患者联系做各种检查和病理分析。家属甚至拿出一摞钱来塞进我手里感谢!经过不到两个月的耐心处理,患者的胃瘫痊愈,进食顺利,胃溃疡愈合,也排除了胃泌素瘤。终于欢天喜地回家过年去了。;临走之前,患者的家属眼睛里泪花闪闪的,那种感激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下面这个图是我当时的微信截屏:

 


 

后来,另外一个类似的患者经过抢救,手术完美,但是由于是很晚期的胃癌出血,合并严重的脑出血和DIC,手术后去世了。由于我们团队的努力救治和积极沟通,家属对治疗没有任何异议。但是作为医生,我心里还是很难过的。不忍看他们姐弟两个眼泪哗哗的强忍不哭出声来的场面(阿弥陀佛)。

 

上面两个案例,如果是另外一种做法,手术前没有充分的检查了解病情,没有充分的告知患者的病情风险和手术后的预期结果。手术后出事情也没有及时有效到场抢救,更没有良好的沟通(不管采用什么手段沟通,不管是威慑还是忽悠),事情很可能出现天壤之别的结局。即使第一个患者顺利康复,出院之前也很可能由于沟通不到位产生误会误解把我们打了或者把病房砸了。完全有可能,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呢。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及时认真书写医疗文书。这是决定法庭上胜负的关键。即使你做的再努力,病历没有写好也没戏。人家患者几点几分出现了难受,甚至是致命的危险了,您的病历上还写患者无任何不适主诉,病情平稳。患者掏出来小本本写几点几分某大夫来查房说了什么什么,您在法庭上还想不赔钱?做梦吧。下面是网络传播的三院家属的所谓申诉书的截图,不管真的假的,人家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大家就看看罢了,不要认真,因为我们都不是当事人。
 


 

下面摘录自著名的肿瘤外科医生廖代祥大哥的微信,写的很有道理:
 

1、一定要重视病人的主诉。产妇在死亡之前的几个小时,一直在叙述胸腹部部不适等,当班医生或许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者没有和病人及家属做“有效的沟通”,导致怨气积累,最后引“爆”,虽然是罕见疾病,如果之前重视了病人的主诉和有效的沟通,腿跑勤点、话语温暖一点,即使最后抢救无效,多数家属都会有所谅解。我做年轻的医生的时候,病人若有个不舒服或问题,我自己连觉都睡不好,脑袋始终在想各种可能的原因,有时候干脆坐在病床边观察或与病人及家属“聊天”,称为“话聊”。医学的复杂性,不要轻易忽视病人的每一个主诉。即使我们再累再忙,“话聊”非常重要,通过“话聊”很多病人的不适不需要药物都能缓解,并且能在话聊中发现病人很多潜在的问题,即使少数发现不了的问题、结果不好,家属看在眼里、暖在心里,一般都能理解医生的付出和辛苦!
 

2、及时会诊:产妇在之前叙述胸腹部难受不适、在观察期间甚至有加重的情况,有请过其它专业医生来会诊吗。现在专科越分越细,超出自己专业的问题,了解就没那么深入,何况是少见病呢。当一个病人的主诉超出我们专业范围了,及时请相关专业的人来会诊,也许能发现一些潜在的问题。因为过去的培养制度,导致目前我国专科医生对超出本专业的疾病了解不够,甚至“一无所知”,尤其是越专科、越大的医院,这个问题越突出。从这个角度讲,国家出台规范化轮训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3、救治失败,适当向家属表达歉意。某些强势医院或个别医生,当一个病人救治不成功,往往就是干瘪瘪的医学词汇向病人家属说几句扭头就走,或者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人死了家属都难过、心理都憋屈,如果还积宿了一肚子怨气的话,这个时候很容易失去理智而爆发出来。疾病千变万化、医生水平有高有低,如果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经过努力都抢救不过来,自己心里无愧,并适当向家属表达歉意。人心都是肉长的,即使抢救过程有一些瑕疵(哪个医生都避免不了),多数家属都能谅解!
 

总之,在这个“江湖”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一定要重视病人的主诉!一定要重视病人的主诉!一定要重视病人的主诉!

 

做医生真的不容易。上面那个患者家属的女儿含着热泪跟我说,蔺医生,你太辛苦了。我说你看我的脸全是褶子。我也想在家安稳吃个饭抱着儿子玩一会。可惜,我上了贼船了,必须依照江湖上的规矩去做事。月黑风高的时候,就是我抢救病人的黄金时刻。没办法啊。以后绝对不允许我儿子做医生。


本文来源于肿瘤学博士蔺宏伟新浪微博 普外科 副主任医师北京清华长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