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院产妇死亡事件 I 最全面追踪


1月11日,一名高知孕妇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因为先后三份官方声明的出现,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先是死者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发函,请求医院给出一份真实、完整的调查结论;紧接着,北医三院回应事件经过,并指出死者家属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医疗秩序;至16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声明力挺院方,质疑中科院理化所发声明的程序合理性,并表示相信法律会给纠纷双方一个交代。

以“北医三院产妇事件”为名的微博话题目前已有上亿阅读量及5万多条讨论,一些“知情”网友称死者家属向医院索要千万元的天价赔偿,并率50人打砸北医三院妇产科,更有网友质疑死者丈夫逼迫患有高血压的妻子怀孕生子。
 
警方:确有民警赶到现场

事发时属地派出所民警出警赶到现场,防止发生进一步冲突。经过警方沟通,1月14日开始张先生家属离开产科病房,因为张先生岳母身体不适被安排在急诊科病房救治。

12号当天,北医三院的医生和护士被堵在了医生办公室,各种柜子被搬下来堵住了大门,防止对方冲进办公室。

法晚同行到北医三院妇产科三层被砸的手术室门口看到有保安守卫,门内被砸坏的物品已被清理。一装修工人正在安装新的板墙。职守保安介绍,事发当天当时“来了近20人,主刀医生被打了,多名护士也被打。”民警到场后进行制止。
 
死者丈夫:放弃孩子我们也很难受

针对网上的众多传言,张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进行了解释。他说,几年前妻子杨某也曾在北医三院生产,诞下一名早产儿,后孩子因病去世,医院赔偿45万元。张先生解释称,上一个孩子为试管婴儿,包括孩子生下后的治疗费用,全部加起来有20余万元,孩子因为呛奶呼吸停止没有觅食反应,成为脑瘫状态,“当时医院建议要不然把孩子放弃了,对于这个决定,我们也很难受。”张先生说,后来经过医务室调解,医院赔偿45万元。


 
中科院理化研究所:
 
 
中科院理化研究所家属:不知道是怎么能让发的公函,以前所里院士病逝都没有发红头文件,这个张XX真是把所里坑惨了......
 
医生:医护用桌子堵住门防止家属进来

据北医三院知情者介绍,住院伊始产妇就被院方明确为重点保护对象。1月11号突发状况时,不仅产科医生在现场,内科医生也在,均进行了积极抢救。参与抢救的医生透露细节,死者夹层破裂是瞬间血管破裂,血一下全出来了,血压一下就降下来,根本来不及抢救。

据北医三院参与抢救孕妇的医生介绍,当时抢救时各科主任都上阵了,已经竭尽全力。主动脉夹层破裂是无力回天的。家属拒绝尸检。死亡孕妇的母亲目前因悲伤过度也入院治疗。

北医三院职工透露细节,1月13号上午患者家属带多人来医院,直到晚间十点半才离开。三院产科住院的都是危重患者,冲突造成当天大夫无法查房&手术延期。医务工作者无奈进入医生办公室,用桌子堵着门防止家属进来。

 
根据文献报道,主动脉夹层的最大危险是导致患者死亡,如果是孕妇的话,会引起母子双亡。在合并先兆子痫时,血压更加高,风险也更大。本来主动脉夹层的死亡率在一周之内可达50%,一月之内达73%。所以,有长期高血压病史的孕妇出现背部剧痛、怀疑有主动脉夹层的话,应该听医生的建议,该终止妊娠的,还是要及时终止;该做介入的,要及时介入,千万别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诊断上需要做增强CT或MR检查,必要时应该行主动脉造影。但是,现在的孕妇及家属对这些检查是谈之变色,很少有不拒绝的。其实,在死亡与继续妊娠之间,应该首先考虑孕妇的生命。


 
北医三院的说明
 
网友:女性当更爱自己

 
网友小_2只:你还别说,真不是空穴来风。论文靠老婆:百度上面搜论文,该丈夫署名在第三或第四或第五位作者位。三个姐姐,老婆每天做早饭,第一个孩子三院赔40W,老婆危险在医院十一个电话都叫不醒家里睡觉的丈夫:该丈夫自写的申诉书。怀孕老婆博士在读:中科院声明,丈夫申诉书,同事所诉均有
 

 
记者观点:法律在哪里?

这一事件,如果至此为止,或是最寻常的一次医疗纠纷,但中科院理化所的发函,北医三院的强硬回应,以及中国医师协会的声明,使这起事件变得不同寻常。

在法治社会,即便不把法治当成信仰,在我们的个人版图上,也应该用法治的思维去思考问题、用法治的方式去处理问题,以及用法治的手段去维权。事件的当事人,比的不是谁的嗓门大,也不是比谁的人多,更不是比谁能找到的大树高。

无论中科院理化所还是北医三院,都是“名门之后”,在所在领域内不仅有知名度,还代表着足够的专业水平,理应有着更高的法治素养。如果连这样的机构都缺乏应有的法治精神,无疑令人觉得遗憾,乃至悲哀。

当前,最受诟病的是中科院理化所的发函,有网友认为这是以势压人。不管理化所有无这种想法,但客观上容易给人口实。

能坐在谈判桌前交涉,就不必刀来剑往;能打开窗户说的话,就不必藏着掖着;能用法律解决的问题,何必采取其他手段?如果一事当前,就找关系,就拼人多势众,或者就想着如何推卸责任,如何建立联盟,如何在媒体上抢先发声,那就说明我们身上缺乏基本的法治品质,我们离法治社会还有很远。
 
法律的问题用法律解决,不止体现在出事了找法律,还体现在如何守住法治边界。值得一提的是,1月16日,理化所发布官方声明,称“我们全力支持和配合有关机构积极维护正常的诊疗秩序和依法保障医务人员的合法权益,不支持、不鼓励任何过激行为。”这就回到了法律轨道。北大三院一再表示走法律程序,也值得肯定。
 
这起事件究竟如何收场,尚需观察,但最让人痛心的是,患者与医生、患者家属与医院何以变得如此不信任?在医疗水平贫瘠的时代,医院和患者同乘小舟还能共济,为何如今同乘豪华游轮了为何不能共济了?法制日益健全,信仰法治,就是信赖良法善治,法治的音量是否响亮,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司法公正对法治的回音。在法治之外,我们是不是也该思索信任危机,思索机制问题,毕竟法治不能包治一切。(新浪新闻 王石川)













 
本文收集来源于网络,未能与原著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