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老炮儿们”的困惑:年轻人怎么这么“没规矩”!


电影《老炮儿》火了,再次让人看到了冯小刚的演技和票房号召力,以及那个时代大院“老炮儿”们的生活。与其说电影的高潮是“老炮儿”和“新混混”的对决,不如说是“老炮儿”对现实的困惑:这些年轻人怎么不守规矩?


 
在医务人员中,也有这样两个群体:医院管理者(“老炮儿”)一般为上世纪60年代生人,有一部分是70年代生人;年轻医务人员(“小混混”),主要是80年代生人,90后开始登场。

先说一个让医院“老炮儿”和“小混混”都困惑的故事:

一医院紧急下发通知,以后医务人员(主要是年轻护士)不准穿超短裙等暴露衣服出现在医院行政办公楼等场合,要求护士长立马开会传达,并严格要求。

事情的起因据说是因为在行政楼一护士穿超短裙与院长和护理部主任坐一个电梯,并很自然地喊“护理部主任好”。出了电梯院长就问这护士是哪个科的?指明要求查这个护士是哪个科的。结果查来查去没找到人,因为护理部主任明知道这个护士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哪个科室的。

一手术室科主任很少参加聚会,那次给护士长特别交代,年终聚会他要参加,参加的原因是避免下次在大街上遇到同事不认识而尴尬。聚会开始时大家起哄让他讲话,他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从医太亏了,青春都被白大褂淹没了!

这其实只是最明显的部分,不理解的更多:

还记得那个非常非常牛的于莺吗?对,就是那个,那个前协和急诊女超人,靠每次只能发140个字的微博,生生把协和很多老专家给盖住了,拥趸无数,200多万粉丝,她随便写句话,都能引来上千转载。
 
她写的那个个长长的《协和医院挂号攻略》,在网络上转发了8000多次。有一次开会后,护士传达领导的意思,上班不要发微博,而在餐厅吃饭时,一个内科教授阴着脸也跟她说,“挂不上号的病人可以去求大夫加号,这是你说的吧?”被医院提醒、被专家指责,是不是应该夹着尾巴做人,没有:“你们看,挨教授批了吧!俺就知道当年攻略一出会有此麻烦,嘿嘿!”于莺后来在微博上调侃自己,还附上了大大的笑脸。

于莺要辞职,辞职时直言不和医院大夫的评判体系玩了。清华医院CEO助理杨长青发微博说:“所谓的女超人,一个博士生,待的不是地段医院,不是二级医院,也不是普通的三甲医院,而是国内顶级的协和,那里有庞大的病历库,有数不清的疑难杂症,连两篇SCI也出不了,可见平时没有总结,至少没有严谨的总结,还号称自己临床水平高?”

其实这个助理也未必很老,但是他习惯了以“老炮儿”自居。
 
于莺根本没回应,开了淘宝店,又成了连锁诊所的CEO,是的,成了CEO。


“老炮儿”们的困惑

这只是被网络放大的。如果让医院“老炮儿”评价医院“小混混”,其不理解的地方可能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比如一个二三线城市的医院,工资不低,是不是应该哭着喊着想去这家医院上班啊?能应聘到这工作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

医院的“老炮儿”认为生是医院的人,死是医院的鬼。每次来应聘的确实很多,但是每年辞职的也不少,最夸张的一个科室16个护士有4个护士在2年内辞职。各有各的理由,但是都不是在医院发生了不愉快,而是“爷不适合这”。这就是他们的个性。

医院的“老炮儿”认为医务人员是救死扶伤,要讲奉献,这是我们的职业荣光。医院年轻的“小混混”对这不感冒,比如上次某最牛电视台搞的最美医生评选,生生被他们吐槽坏了,甚至直接开骂。


医院的“老炮儿”们认为事业单位,同工不同酬很正常,能让你来工作已经是额外开恩了。医院的“新混混”不买账,什么狗屁规定,王侯将相竟有种乎?医院是你家的?

医院的“老炮儿”们认为自己才是权威,自己才是行业引领者,自己是经过几十年打拼熬到现在的,“小混混”们要言听计从,要沿着他们的路往前走。网络也应该和现实一样尊长有序。

哪知医院的“小混混”根本不认这个邪,早早在网络开了博客和个人账号,网络名声远超专家,对一些问题更是直接指出。你不是在宣传时不宣传我吗?好,我自己宣传,盖死你!

一医院“老炮儿”在会上不点名批评一年轻大夫,要专心开诊,要谨言慎行,甚至直言,在网络乱说话能带来病号?年轻大夫没吭,但是他的病号基本都是通过网络找到他的。

新生代们的规矩

但是,与电影《老炮儿》里的小混混不同,医院里的“小混混”不靠父母不惹事,个性张扬,又不失情怀,与“老炮儿”尊长有序、墨守行业潜规则不同,他们更在乎法律和个人权益,更在乎平等和个性。

比如那个穿着时尚的护士,她在工作遵守行业规则,脱了护士服,八小时之外,穿着时尚有何不可呢?她不认为不合适,大爷不当回事,你管的太宽,我干完本职工作就领这么多钱,你管我?不理解?应该学学新规矩。

未来,你终要交给他们,事实上,他们推崇的理念里有几个词“法律,平等,个性,人性”和我们过去说的奉献其实是一个家族的。

电影《老炮儿》里新老混混是对决,医院里则是如李敖的那篇文章:要学会交棒子,不乱耍棒子,学会遵守新时代最大的规则:法制和人性。
 
而这恰恰是医院的“老炮儿”们应该适应的!

您老,能接受吗?


本文收集来源于网络,未能与原著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