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医生为何被殴打至残?最美医生5天变最惨医生


2015年12月29日晚上7点多,一组医护人员在车祸现场抢救伤员的照片在网上公布。为了抢救伤员,吴建强与刘芳芳钻进车底对伤者采取诸如固定双下肢、头部包扎、做静脉通道等抢救措施,同时不断安慰病人,现场抢救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终,他们与消防合力将伤者救出,并顺利送往医院。对此,网友们纷纷为其点赞,表示这是“寒冷冬日的暖心一幕,医生护士们辛苦了!”




 
 
1月3日再次出诊的“最美医生”却被殴打致残,德阳市人民医院医生吴建强深夜出诊却被患者家属殴打,这件事让医院工作人员心寒,也让众多市民感到气愤。


 
wang-小会:今天有个病人来拿药的时候对我们说“我住个院交了那么多钱,出院的时候就剩几十块钱了,你们那些医生些,活该挨飞刀”,瞬间整个药房都安静了
 
网友:让我联想到那些电视剧,每次妃子什么的患重病要死啦,皇上就拽着御医的衣领说,我不管你怎么做给我救活,否则我要你们都给她陪葬。然后一群御医跪在地上恐惧的说,皇上饶命,臣等定将尽力。
 
来自南方都市报的报道:

深夜出诊 医生被患者家属打骨折

3日凌晨1点,接到急诊电话,吴建强背着急救箱一路小跑,在三楼和四楼的转角处看到了患者,旁边还有两名男子。

吴建强说,那名女患者口唇发绀,呼之不应。他立即和患者家属将其放平进行查体,“当时患者意识丧失,身体冰冷,双瞳散大,光反射消失,无自主呼吸,不能扪及大动脉搏动,无心音和肺部呼吸音。”

见此情景,吴建强立即叫护士就地对患者进行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同时检查其他生命体征。抢救期间,监护仪显示患者无心电活动,“一直呈一条直线”。

吴建强说,他当时站起来告诉家属,患者虽经全力抢救但并无生命体征,希望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家属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激动地朝他呼吼,其中一人抓住他的衣领推搡。

吴建强说,推搡中,他的眼镜被打掉了,两个人把他推往楼梯转角处的墙角,其中一个男子还把他的头往墙上撞。 当听到有人扬言要拿刀砍自己的手,吴建强使劲挣脱往楼下跑。“我的眼镜掉了,看不清路。后来被他们追上,踢倒在地,双下肢麻木,动不了。”吴建强说,对方还拿了一截木棒打自己,第一次他用左手挡了一下,第二次打在背上、脖子上,“我被踢倒在地动不了,他们给我拍照片,还拖了我一两米远,后脑勺重重地撞在地上,感觉人一下子就失去知觉了。”

见吴医生没了动静,殴打停止了。后经医院诊断,吴建强腰椎骨折、骨髓震荡、颈椎脱位,还伴有脑震荡和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

家属质疑: 没送医院咋就不行了

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德阳旌阳警方处了解到,当时患者丈夫听说妻子不行了,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他认为医生来了只是摸了摸脉搏,听了听心跳,拿电筒照了照眼睛,还没送进医院抢救就说不行了、没啥希望了,接受不了。”警方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患者家属认为打电话让救护车来就是要把患者送到医院去救治,结果还没送去,医生就说人已经不行了。

6分钟到场已经很快

120指挥中心要求,在中途不堵车无障碍的情况下,城区3-5公里范围内,要求救护车10-15分钟赶到现场,郊区8-10公里范围,要求15-30分钟赶到。

2013年全国医患纠纷7万件

记者查阅到的中国医院协会一份调查显示,针对医生的伤害事件从2008年每家医院平均20.6起,上升到了2012年每家医院平均27.3起。更有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发生医患纠纷约7万件。而2014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暴力杀医、伤医等犯罪案件155件。

暴力阴影下 医患关系没有赢家

医患冲突的频仍,已多少让人产生无力感。但越是在这样的无力感之下,每一起医患冲突事件,越是有被正视的需要。

但凡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很容易从医疗体制的弊端去找深层次原因,并借此追溯到医患之间的不信任关系。的确,当下的医疗体系包括医疗体制都有太多需要进步之处,但在文明社会,任何突破法律和伦理底线的暴力行为,都没有正当性可言。

在这起个案中,事后警方的调查表明,无论是救护车出车的速度,还是医生现场的处置,都无不当之处。我宁愿相信,胡某及其家属等人在那一刻对医生所施加的暴力,只是源自对失去亲人在情感上的“不可接受”,从而寻求的一种“发泄”。失去亲人的悲情可以理解,正如医生在施救的同时多次向患者家属表达“做好心理准备”的关切。然而,当情感转向到暴力伤害,则已然构成了一种危险的越界,不仅让医生无辜受伤,也会让自己付出代价。

就像医生要相信那些有暴力倾向的患者或家属终究只是极少数,作为患者和患者家属,也同样要相信每一位医生,在生命面前都能从专业角度尽最大努力施救,“例外”只能是极个别。事实上,越是医疗体系存在不足的地方,这种源自职业属性和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就越显得弥足珍贵。

拳头从来不能导向我们期待的美好与正义,暴力阴影下的医患关系也从来不会有赢家。每一起加诸于医生的暴力,都是对本就存有裂缝的医患关系的伤害,而受害者,是医生,更是置于医患关系下的每个人。


本文收集来源于网络,未能与原著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